新闻详情

山西忻州:一起合同纠纷案涉嫌虚假诉讼 中院被指“胡判”

发表时间:2021-04-27 10:04
         2021年1月底,一篇《山西忻州:两级法院被曝“违反举证原则,支持不当得利267万多”》在忻州、原平两地引发热议,网友直呼: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忻州中院”)作出如此判决,明显是违法乱判,颠倒黑白,根本不顾证据的真伪,全盘按照原告伪造的证据以及有瑕疵的鉴定意见做出判决。
         媒体注意到,引发非议的一方面是案件中起诉主体的不适格,另一方面是原告大量伪造证据,制造虚假诉讼。
         忻州中院(2019)晋09民终1830号《民事判决书》作出终审判决,认定原平市人民法院(2018)晋0981民初1923号《民事判决书》的判决事实清楚,程序合法,适用法律正确,而实际上这起合同纠纷案就是贾其峰以“原平市新天地文化传媒中心”,“自导自演”的一场虚假诉讼。
法院判决被指缺乏事实证据
          2018年6月20日,原平市人民法院(2017)晋0981民初1236号《民事判决书》做出判决,一,原告贾其峰与被告郭飞、张素新起订的《合作合同书》予以解除;二,被告郭飞、张素新在判决书生效后一个月内酌情赔偿原告贾其峰违约金461166元。
          对此,原平市王府假日酒店董事长郭飞并不认同,因为当时的合作,是贾其峰、周忠成、郭飞、张树新四个自然人签定的《合作合同书》。
郭飞称,在合作过程中,违约者应该是贾其峰和周忠成,因为他们没有按照合同约定的条款进行合作事宜,合作不到一个月周忠成就悄悄的退出了,随后贾其峰竟然以一个名为“原平市新天地文化传媒中心”在酒店偷偷代替“王府婚庆部”承揽婚庆事宜,显然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合同诈骗。
真是“恶人先告状”,贾其峰以个人起诉了郭飞、张素新,当原平市人民法院作出晋0981民初1236号《民事判决书》后,随后贾其峰又向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。
          2018年9月28日,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,做出裁定撤销原平市人民法院(2017)晋0981民初1236号《民事判决书》做出的判决,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告主体不适格为由驳回起诉。
贾其峰目的没有达到,随后,贾其峰又以“原平市新天地文化传媒中心”名义起诉,此次原平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郭飞、张素新向“原平市新天地文化传媒中心”支付设备折价款135万,支付天价违约金131万。
原平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之后,案件引发强烈反响,甚至有人直言,贾其峰为了经济利益,三番五次的起诉郭飞、张素新,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背后有一些政法官员的“相助”,但是这个说法并未得到证实。
          郭飞、张素新对于原平市人民法院(2018)晋0981民初1923号《民事判决书》的判决表示不服,提起上诉。
直到2020年5月10日,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(2019)晋09民终1830号《民事判决书》终审判决,原审判决事实清楚,程序合法,适用法律正确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          令郭飞没有想到的是,忻州中院竟然支持原平市人民法院的判决,而且支持原告主体“原平市新天地文化传媒中心”,这起合同纠纷案,本是四个自然人签订的合同,竟然最后冒出了一个公司作为原告。
作为一名本土企业家,这么多年合规合法经营,没想到最终被两级法院“颠倒黑白,胡乱判决”,逼上绝路,无奈之下,郭飞选择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。
          据郭飞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示,贾其峰在以“原平市新天地文化传媒中心”起诉郭飞、张素新之时,提供的所谓的“证据”有将近30项涉嫌伪造,其中太原市小店区维斯达灯具音响行就有6项,主要问题是开具收据时间先后与收据编号矛盾,不同时间开具收据编号连续;山西三合同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具的收据更是让人吃惊,此公司开具的收据编号都是连续,尤其是收据编号0023780/0023781/0023781,开具时间竟然是2014年12月14日,2017年,间隔2年多收据编号竟然挨着。
          对此,郭飞在法庭上提出质疑,申请原平市人民法院、忻州市中院进行重新鉴定,但是两级法院对此不闻不问,仍然采纳贾其峰的证据进行判决。
          对于,贾其峰明显的伪造证据,进行虚假诉讼,郭飞在两次审判法庭提出,但是忻州中院和原平市人民法院对此置之不理。
          “2020年10月,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这起案件时,法官当庭指出,忻州中院的判决存在明显错误,原告主体不适格,希望原告和被告协商处理,但是贾其峰不满意调解,”郭飞如是说。
面对忻州中院的判决存在严重与事实不符的现象,郭飞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监察室进行举报。2020年11月,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监察室调查组针对此案到原平市进行调查了解,希望就此案件有个公平公正处理,但是至今开庭七个月过去了,山西省高院仍未出判决结果。
          令郭飞不可思议的是,媒体在2021年1月份披露此案之后,原平市人民法院执行局暂停了对郭飞、张素新的执行。
但是,4月份原平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再次约谈郭飞,表示要对其进行执行,已将其列入失信人员。
          郭飞称,忻州中院的判决存在严重与事实不符的现象。贾其峰就是利用其个人关系,公然在法院的庇护之下,通过非法手段占有王府假日酒店合法财产,这本身就是一起虚假民事诉讼。
根据山西高院微信公众号发布的《29条!两高两部联合向虚假诉讼犯罪亮剑(附规定全文)》一文中,法发【2021】10号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虚假诉讼犯罪惩治工作的意见中,第二章第六条、第七条中明确提出,故意提供虚假证据,指使、引导他人伪造证据、变造证据、提供虚假证据或者隐匿、毁灭证据的要严肃惩处。
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忻州中院、原平市人民法院不顾贾其峰伪造证据,进行判决,甚至对于被告提出的质疑,两级法院仍然不予采纳,枉法判决,明显有失公平。
          据山西新闻联播报道,3月31日,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三督导组进驻山西,并召开见面沟通会。
随后,山西多名政法干部落马,对此百姓表示,清除害群之马,整治顽瘴痼疾,对一些关系案,权力案,腐败案,敢于刀刃向内,勇于刮骨疗伤,真正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开始了。
虚假诉讼行为被纳入刑法
          近几年来,随着我国民事审判方式由法院职权主义向当事人主义转变,在降低诉讼门槛和方便群众诉讼的同时,民事诉讼也为少数居心叵测者所利用,成为他们实现非法目的的工具。在司法实践中,经常遇到一些居心不良的当事人或蓄意制造“证据”进行恶告,或利用对方的忠厚、善良及警惕性不高而骗取“证据”进行恶意诉讼。其中民间借贷纠纷更是成为虚假诉讼的“重灾区”。
          对此,2018年10月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《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以下简称《解释》)。其中规定:单方或者与他人恶意串通,采取伪造证据、虚假陈述等手段,捏造民事法律关系,虚构民事纠纷,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,应当认定为刑法规定的虚假诉讼犯罪行为,将运用刑罚手段,重拳打击虚假、恶意诉讼。该《解释》于同年10月1日起施行。
          虚假诉讼屡禁不止,根本原因就在于利益驱使导致的贪婪和疯狂,但现有法律威慑效果不彰,更助长了一些人的嚣张气焰。在此情况下,“两高”出台《解释》,将虚假诉讼的行为直接纳入刑法进行定罪量刑,彰显根治虚假诉讼顽疾的力度。敬畏规则不仅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遵纪守法,更体现在对审判庄严的敬畏和诉讼活动中的诚实守信。
此外,2020年5月22日,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了以“打击虚假诉讼共筑司法诚信”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,通报近年来检察机关加强虚假诉讼监督工作情况。
          最高检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,对于涉及虚假仲裁、虚假债权公证、虚假公示催告、虚假司法确认等领域的虚假诉讼案件,应加大发现与查处力度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搜狐号   作者:发展快讯


分享到:
版权所有:中国环境网生态三晋
邮箱:stsj0351@163.com